❤️斗地主达人斗地主达人❤️

来源:武汉斗地主下载版 时间:2019-06-19 07:56:31

❤️斗地主达人斗地主达人❤️

❤️斗地主达人斗地主达人❤️

  ❤️〓斗地主达人斗地主达人✠随时斗地主免费下载〓❤️“高利贷,你当时跟我借三十万,当初说好了,百分之五十的利儿。现在俩月过去了,你欠我六十万!”薛四怒视着郭少华说道。“这个……四爷,能不能……能不能在宽限几天啊……我……我现在手头紧……”郭少华唯唯诺诺的说道。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清,你过来,到我跟前儿来说!”薛四侧着耳朵,装作一副没听清的样子,眯缝着眼睛说道。郭少华哪敢过去了,站在原地,左右为难。

  叶少枫一下子蹿出汽车,当对方要往郭少华身上砍第三刀的时候,叶少枫飞起一脚,直接踹在这小子胸膛之上。副驾驶被这势大力沉的一脚直接踹去处五米。连砍刀也没握住,掉在了地上。趁着这个机会,叶少枫赶紧把郭少华扶上车,车门一关,喊道:“阿哲,送他去医院,这里我顶着!”“枫哥,一起上车跑啊!”“少废话,让你走你就走!”叶少枫喊道。

  “吴老板,您是大老板啊,就算您今天不跟我讲和,我也不敢动您一根汗毛啊。您拔根毛都能砸死我,我哪敢跟你作对啊。”叶少枫假惺惺的恭维道。吴老板有点想丈二的金刚,摸不清头脑了,叶少枫把自己堵在这里不让自己走,而态度有这么谦卑,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,他这是要干嘛啊?

  一进去,俩人就混进人群里,在一个角落的地方坐下。“少枫哥?不是说送我回家吗,怎么带我来这里了?我不想吃东西了,晚上吃太多会长胖的。”唐佳倩说道。叶少枫没说话,从兜里掏出两万块钱,这钱用报纸包裹着,塞到唐佳倩手里,说道:“这钱你拿着,算是我还你的。”“什么,还钱?”唐佳倩惊讶的说道。“对啊,中午你不是借给我两万吗,现在这个钱还给你。其实刚才我跟薛四开价要钱,就是想还你钱的。”叶少枫尴尬的笑着说道。“你怎么知道?”“你突然来找我,肯定是有求于我,咱们俩之间,没有太多瓜葛,除了钱,还能有别的事情吗?我知道的,你肯定不会对我动真情,当然了,我也不会对你动情的。借多少,说吧。”林芝雅一边说话,一边对着梳妆台带自己的水晶耳坠。“你不仅仅有个好身材,还有好脑瓜。我要借十万,半年后,按照银行死期利率,连本带利的还给你。”叶少枫说道。

  血雨腥风的反黑行动,硝烟弥漫的反恐战场,听惯了枪炮声,习惯了嘶吼的铁血男儿此刻终于可以安静下来,享受着这常人看来,微不足道的悠闲。这一刻,叶少枫是幸福的,他的世界如此安静,身边少了那些生死与共的兄弟,也没有了死亡与尸臭的噩梦。女人完全趴在了叶少枫身上,柔滑的肌肤让叶少枫感觉到一丝丝的触动。第一次和女人如此亲密的接触,让这个铁血男儿脸上挂上了一层红润。

❤️斗地主达人斗地主达人❤️

  他儿子记性还不错,记住了车牌号码。当时吴昌兴一听那个号码,就知道,那是市政府的车,起初还没在意。现在,被叶少枫这么一说,自己不信也不行了。那天,他们确实是开着市政府的车出来的,市政府专车,不是普通的政府职员的孩子随随便便就能开的,能开出来,说明他老爷子在官场上有地位。吴昌兴也是老油子了,通过回忆儿子说的情况,在加上叶少枫条条是道的解释,得出分析结论:叶少枫的话,十有**都是真的!既然是真的,那自己绝对不能硬着头皮往钉子上碰了。现在,摆在吴昌兴面前的,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讲和。

  “操!”身旁俩小弟一看大哥扇一耳光,很不和谐的骂了一句,挥拳就要往叶少枫脸上砸。叶少枫不躲,不闪,甚至连看都没看,连着就是打出两招铁砂掌,当然了,也没用多大力度。连续发出的两掌,速度如同闪电一般,结结实实的先后击中了两个大汉的面门。就这看似平常的一掌下去,直接拍折了俩人的鼻梁骨。粉碎性骨折,骨头渣子把鼻尖的皮肤戳破了,鲜血不止从鼻孔流出,还从鼻头的撕裂出汩汩流出来。

  枪口对准了叶少枫的眉心,常富国眼神突然变得凝重冰冷。常富国这老狐狸死死盯着叶少枫,说道:“告诉我,你到底是谁?”刚才还手舞足蹈的叶少枫突然愣住了,脑子迅速的在想是不是刚才自己说错那句话了露出了破绽。额头上,冒出了一颗黄豆大的汗珠,叶少枫迟疑的看着常富国的枪口,心想:组织上把自己的履历写得天衣无缝,不可能被常富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。“好,既然王兄弟有这个性质,那咱们就比比。”说完,常富国率先放下了枪,王宝强也放下了枪,毕竟,在他看来,自己的胜算绝对要更大一些,自己这边四个人,而常富国那边,只有俩其中,还有个女人。林芝雅说道:“常董,您……您真想让我跟他们拼枪吗?”常富国看了一眼叶少枫,说道:“叶少枫,你不是说,肯为我挡子弹吗。现在你立功的机会来了,如果你赢了,我给你十万,而且,这个女人,我送给你,如果你输了,我给你厚葬。”“叶少枫,听到常董的话没有,赶紧答应啊!”林芝雅一听不用自己去拼枪,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

  ❤️斗地主达人斗地主达人❤️:明着告诉你,钱我肯定不会给你,常富国要是想要这笔钱,让他过来当着面跟我要,否则,谁来都没有资格,你,这个野种,更没有资格!”康大华左手指着叶少枫犯狠的说道。叶少枫眼角露出一道锐气十足的光芒,突然身后从后面抽出那把开山刀,刀刃朝下,一下子就戳在厚实的老板桌上,刀背剧烈颤抖,发出嗡嗡的声音。“这刀就是要债的资格!我也明着告诉你,今天我拿不到钱,绝不会走人。”叶少枫说道。